怪我咯

素还真本命,素黑谈控勿入,活在企鹅,天雷日月海天擎书擎书净书水仙🙅和各种类型的书受钗受🙅不吃素风!偶尔写写脑洞来自嗨,文笔奇差T_T。此处为我的地盘,我爱怎样就怎样。

三世5

友情提醒:脑洞文渣文笔,ooc严重!素还真中心,清水向,私设前世性格出没,已经便当的人出没,大纲是什么想到哪写到哪,更新缓慢不定期。【应该没有人看这渣文吧=。= 】
以下正文
第五章我是?

“先生也给渊文熟悉感,不过可否得知先生名讳?”渊文回已一笑,便想扯开话头,于是他不失礼貌的问。他明明是知道面前这人的名字,甚至比任何人都了解他,这样问也是要显得他只是偶然救了三余这个陌生人罢了。

“这可真是缘分使然,啊是吾失礼了吾唤三余无梦生,渊文先生可唤吾三余”三余也笑出来,下意识想要摇羽扇却想到手中无扇,只能将手放下。

“你们……”屈世途猛得一激灵,他看着他们似乎见到两个素还真在对话,太可怕了!于是机智如他的马上找了个借口溜了。

“你们继续聊哈,我去忙了。”屈世途如脚底抹油的跑走。

“好友还是这样啊,渊文先生莫怪”

“吾怎会怪,好友他……”

“渊文先生你认识屈世途好友?”

“刚刚认识的。”

气氛一时凝固,两人见此相视而笑,三余开口打断沉默的气氛。

“先生可有去处?”

“暂无落脚之地,三余可是要收留吾?”

“只要先生不嫌非马梦衢简陋,可在此留宿 ”

“恭敬不如从命,劳烦三余了”

“哈,区区小事”

……

非马梦衢客房内

渊文盘腿坐在床上,盯着门板看了半天。他现今已无法调转功体,和那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也差不了多少。他叹了口气,不经意间见一人影在门后。看见那道人影后渊文脸色变的苍白,他吹灭床旁的蜡烛,亮堂的室内变的一片浓黑。

“也该睡了”

盖上被子,沉入梦乡。

“文渊……你在护着他吗?”门外的人影穿透过紧闭的门看着床榻上的渊文,烛火又再开始点燃,映出无数事物的影子却唯独没有那意外之客的影子。

“尊者为何如此着急”

本是睡着的渊文突然起身,坐在床边。

“他迟早会成为你,这不是多此一举吗”渊文不文渊笑着看着面前的人影。

“吾等不及了”人影飘到他面前,距离极近差不多快额贴额了,吐出话语透露出着急。文渊的眼中也因人影的靠近映出人影面容。

与文渊或者说是与素还真一样容貌,却不像素还真一样温和。这人的眉心处染上几分冰霜,如冰山上的雪莲一样冰冷圣洁

“禅师都没有着急,尊者你便如此急不可待了”

“吾与那秃驴不同”

“是嘛?”

人影听到后顿了顿化作光点消散,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味道,文渊看着他消失抬袖掩面而笑。

“哈哈哈哈”

“我们都是相同的”文渊放下袖子仍是微笑的模样喃喃自道,话说完看了眼四周,吹灭了蜡烛。

“早睡早起…”

倒回床上合眼,一夜无梦。

第二日清晨

渊文推开门见一水盆与洗漱用具摆在门口。

劳烦屈好友了

心中默念着,然后看着水盆中那熟悉的模样叹了口气。

“吾明明容貌未改,为何屈好友认不出吾呢”手捧着清水,渊文颇为不解的自喃道。

洗漱完后,走出去便遇到三余在奋笔疾书和屈世途老神在在的泡着茶。走过去一观,见三余无梦生头发渐黑,心中明了几分。

“渊文先生醒了”屈世途见他前来放下手中茶壶,起身走到他面前。

“可是有不习惯之处?”三余停下手中笑端坐在位子上,笑着摇了摇羽扇,颇有几分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模样。

“日上杆头,吾再怎么贪睡也该起了”

“习惯,非马梦衢的的床榻可是很舒适,让吾都贪恋了”渊文笑着分别回答道,笑容透着几分真诚。

“唉!你就是鱻生的客人吗?”一道童稚声音,只见两个孩童一人拿着扫把另一人拿着禅子迎面走来。

“是的,吾名渊文”

他笑着,那双眼中闪过几分落莫。

遗忘3


素还真手中佛珠滚下去,他俯下身去捡,手却穿过佛珠。

“时间不多了……”

他看着透明的手又望向远处的蓝天,声音渐渐消在微风中。无人能听到这温雅的声音只有这一池有灵白莲倾听着,纯白的莲也因些隐隐泛着枯萎的黄,花是随着主人的。

且说云渡山那边。

一页书捧着的白莲开始泛黄 ,他心一悸便往里输些功力然后放入一旁的水池里。看着白莲渐渐恢复洁白但一页书明白这是暂时的,心中满满的不甘似乎有什么无法挽留。

“天命吗?”一页书冷着一张脸手攥拳。

“天命吗。”同一时间,相同的话语也在琉璃仙境响起。素还真虚捧着一朵在池中绽放白莲,花上的露水滑落穿过他的手,他的手越发的透明,他看着然后回到亭内。

“唉,素某天命将至了”

他叹了口气,但脸上毫无绝望之色,只有一副淡然的神情。

“只是可惜,素某这副样子无法与好友们告别了”素还真忽然苦涩一笑。

荷花绽放,暗送幽香,白衣人背着光往屋内而去。

屈世途正在忙碌,只因他心里像是缺了一块似的慌慌十分不安,所以他便找更多的事情用身体上的劳累来麻痹自已。打扫扫琉璃仙境,根据不知道从翻出来的人体数据缝制几件明显不是他穿漂亮衣裳又在添上莲花纹路,做一席印象中服合一人口味的美味佳肴。忙完后屈世途拿出两副碗筷坐在位置上。

“似乎……少了什么?”屈世途看着另一副碗筷陷入沉思。

“不该是这样的……”

正当屈世途百般苦恼之时,有一道如仙人影站在他的身后。

“好友没忘记吾吗?”素还真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的举动,伸出手探去,便在意料之中的穿了过去,他收回手低低的笑了出来。

“果真如此……好友没有想起来”

素还真他又悄悄的离开了那,回到莲池旁。

“只要有一人想起素某……”他看着晴空,发出近似呻吟的悲叹。

“不甘啊……”

三世4

友情提醒:脑洞文渣文笔,ooc严重!素还真中心,清水向,私设前世性格出没,已经便当的人出没,大纲是什么想到哪写到哪,更新缓慢不定期。【应该没有人看这渣文吧=。= 】

以下正文

第四章渊文先生与三余

屈世途与四能童子都在非马梦衢里等候着三余的归来。

屈世途泡着一壶大红袍,四能童子之一的小鬼头正拿着鸡毛掸子到处拍拍然后去他和小狐的房间。小鬼头走后,一阵微风吹来迷了屈世途的眼。一道白衣飘袂的人影缓步而来,屈世途定晴一看后差点将手中的茶壶打翻。

一位长相俊雅身着和三余相似的白色儒服的青年走了过来,他怀中抱着一位婴孩,背上背着非马梦衢的主人。白发青年看着呆在原地的屈世途,张了张口颇为无奈道:“能否帮个忙?”

屈世途回了回神,拍了下脑门赶紧上前将三余从白衣男子背上扶下。三余无梦生双目阖着靠在屈世途怀里,屈世途看着怀里脸色苍白的三余,便马上带着三余回了房间。安置好三余后又将青年怀中的婴孩抱到小鬼头的房间,两童不在。出来后神色焦急的问向男子:“三余他怎么了”

白衣青年浅浅一笑回答“勿着急,他只是累了”。说完后青年不经意看了下旁边的青花瓷马屁股像是突然明白什么似很快的收回眼,屈世途看着他的举动赶忙将手下的茶壶拿起,倒杯茶水再递给青年。

“谢谢你将三余送回,怎么称呼?”,青年接过茶杯缓缓道,“吾是……渊文”他瞳孔略微睁大显然是被自已所说的话震住,但也只是一瞬。在外人看来就是顿了顿,然后他又道“只是举手之劳,他与吾也算有缘”,渊文说完后有些呆滞,他无法称自己为素还真,一出口便化做渊文二字像是被什么操控一样。屈世途像是没发现他的异样“真是劳烦渊文先生了!”

渊文按了按太阳穴,他仍是有些搞不清状况。比如屈世途怎么没认出他,三余无梦生怎么会在这……总之他有些头疼了。

“渊文先生你怎么了?”屈世途发现他的举动,担忧的问。

“无妨”渊文摆了摆手。

……

三余无梦生捂着头从床榻爬起来,然后在迷迷糊糊之中的扶着墙走了出去。

渊文正与屈世途对话时屈世途眼一尖发现了出来的三余无梦生,喊住他。

“三余!”

“唉……!是好友啊……”三余还有一点迷糊着便让屈世途这一喊的精神了,并看向屈世途准备拿出羽扇扇的时候发现自已的羽扇不在身边。

“咦,吾的扇子呢?”这是又迷糊了的三余无梦生

“……”这是无力吐槽的屈世途。

“……噗”这是渊文一脸古怪的表情,似笑非笑。

“咦?这位先生是”三余问向他。

“吾是……渊文”渊文微微停顿了下。

……

“渊文先生可是给吾一些熟悉感呢。”三余看着渊文,心中莫名浮现出一些熟悉感但却说上来是因何熟悉的。他抚向胸口,笑着说。

就不该手贱,恶心吐

一个脑洞~\(≧▽≦)/~
4图∠( ᐛ 」∠)_未完待续

试手_(•̀ω•́ 」∠)_魔书图片来自啊镜(*/ω\*)

感谢大大!!!得知中奖的那一刻差点将手机从三楼扔下去!!ヽ(〃∀〃)ノ拆开快递包看到后激动的不能自己(打滚)信件上的火漆超好看ヽ(〃∀〃)ノ饼干什么的我还没动(*/ω\*)。而且大大又超好超可爱!!!! @笑三聲 (因为私聊发不了图片_(´□`」 ∠)_)

记脑洞6

想写个养成梗!!!
无为禅师(前世素)偶遇一个村庄,鲜血如溪布满了整个地面。死寂一片中听到一阵婴孩的啼哭声,寻声所至到一个草茅房前打开门一见,尸横遍野。在一处草堆里发现一个不满一月的婴孩。
“阿弥勒佛,罪过罪过”

记脑洞5

当贤皇失智素回到过去

梵天身受重伤急急奔出天地合,甩到尾随的追兵后自嘲了下说:“哈,还真是狼狈”
摇着头,见一树林便走了进去,此时伤势发作,痛苦的捂着胸口,靠在树上呕红。才发现脚下踩着一个人的袖子,顺着一看只见身着淡黄衫的素还真双目紧闭,嘴角上弯神态安详的睡着。第一次见素还真如此安详无害的样子,在以前哪怕是有他一旁也是眉间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忧愁,旁边放着一块写着我素还真晕倒了现在是杀我的好机会的牌子,不解但未明的恼怒便把功力提起,抬掌,说:“哈,素还真这可是你所写的!”正好这时素还真悠悠转醒。眨着眼看着他,无害的说:“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
“嗯,素还真这又是你的诡计?!”
“素还真是谁?我不是呀!”
素还真眨着眼睛看着黑发的佛者,佛者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歪了歪头伸出手扯住佛者的袖子,说:“觉得你好熟悉……你是谁?可以告诉我吗⊙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