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我咯

素还真本命,素黑谈控勿入,活在企鹅,天雷日月海天擎书擎楚昙楚🙅和各种类型的书受钗受🙅不吃素风。偶尔写写脑洞来自嗨,文笔奇差T_T。此处为我的地盘,我爱怎样就怎样。

感谢大大!!!得知中奖的那一刻差点将手机从三楼扔下去!!ヽ(〃∀〃)ノ拆开快递包看到后激动的不能自己(打滚)信件上的火漆超好看ヽ(〃∀〃)ノ饼干什么的我还没动(*/ω\*)。而且大大又超好超可爱!!!! @笑三聲 (因为私聊发不了图片_(´□`」 ∠)_)

记脑洞6

想写个养成梗!!!
无为禅师(前世素)偶遇一个村庄,鲜血如溪布满了整个地面。死寂一片中听到一阵婴孩的啼哭声,寻声所至到一个草茅房前打开门一见,尸横遍野。在一处草堆里发现一个不满一月的婴孩。
“阿弥勒佛,罪过罪过”

记脑洞5

当贤皇失智素回到过去

梵天身受重伤急急奔出天地合,甩到尾随的追兵后自嘲了下说:“哈,还真是狼狈”
摇着头,见一树林便走了进去,此时伤势发作,痛苦的捂着胸口,靠在树上呕红。才发现脚下踩着一个人的袖子,顺着一看只见身着淡黄衫的素还真双目紧闭,嘴角上弯神态安详的睡着。第一次见素还真如此安详无害的样子,在以前哪怕是有他一旁也是眉间带着一抹挥之不去的忧愁,旁边放着一块写着我素还真晕倒了现在是杀我的好机会的牌子,不解但未明的恼怒便把功力提起,抬掌,说:“哈,素还真这可是你所写的!”正好这时素还真悠悠转醒。眨着眼看着他,无害的说:“你是谁为什么要这样?”
“嗯,素还真这又是你的诡计?!”
“素还真是谁?我不是呀!”
素还真眨着眼睛看着黑发的佛者,佛者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歪了歪头伸出手扯住佛者的袖子,说:“觉得你好熟悉……你是谁?可以告诉我吗⊙_⊙”

标签屏蔽没用?又吃到一口雷

遗忘2


素还真在琉璃仙境内一处小亭里观荷,不着莲冠长发被风吹的飞扬,不穿繁复的衣着只着一件单薄长衫,眼前一片荷姿,浅笑伸手轻触荷花,荷花上的水珠沾湿了玉白的指尖,突闻一阵脚步声,一扭头便见屈世途领着一页书前来,蹙了蹙眉不复刚才悠闲自在之意一脸苦恼的看着他们,自喃道:“一页书前辈不知你能发现吾吗。”
屈世途领着一页书进入亭内,一页书扫视了下亭内,无人。蹙了蹙眉就在刚才他明明觉得亭内有道视线注视着他们,可亭内无人,抬眼看向屈世途问道:“屈世途,琉璃仙境除了汝与青衣宫主小鬼头他们以外可还有其他人?”
“没有”屈世途摇摇头,素还真慵懒的趴在护栏听见他们的对话暗生一计,手指轻勾一朵莲花便飞至一页书脚下。
莲花?
一页书似有感应向下一瞥便又蹙起了眉,脚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朵白莲,它就静静的躺在他的脚前,差一点点一页书就踩了上去,俯下身捡起这朵白莲,心中隐隐一痛,眼神一暗盯着掌中莲。白莲含露让本就柔美的莲更显娇艳欲滴。屈世途在一旁目瞪口呆,他第一次见一页书如此温柔的对待一朵莲花,等下第一次?不对不对绝对不是第一次。
一页书捧着这朵莲花,看着它眼前竟出现个虚幻身影但看不清他的面容。耳旁吹过的风像一声声深情的呼唤
“前辈……”
“前辈啊……”
屈世途看着愣在原地的一页书,默默把掉下的下巴装了回去,心中暗想:夭寿啦,百万大军变傻了。正暗暗内心嘀咕着一页书时,这位百万大军突然开口吓了深陷内心世界的屈世途一大跳。
“吾先回云渡山了,如有事便差人送信”
语还未落人就带着莲花消失了,只余屈世途一人在亭内风中凌乱。过了会屈世途也走了,只剩下坐在座子上的素还真,他仍是淡然看着一池白莲但手中捏着一颗佛珠。
“前辈啊……”
他一直在这里,等着他们发现他但结果还是让他有些许失落。

本丸的审神者究竟是什么1

♢男审神者
♢♢私设重,男审设定苏,反差萌含有
♢♢♢文笔奇渣,ooc一大堆,坑品不好但不会坑
♢♢♢♢正文审神者无cp番外就不一定了
♢♢♢♢♢黑括号内的标题和正文没任何关系

【假装忘记过去的审神者】

“这是吾新的任务吗?”

“吾哉了”

空旷的大殿上,白衣道者的声音在殿内回荡,然后起身退出大殿。

大殿外一片白茫,一阵风吹过,道者白色发冠上的簪子的流苏和他背后披散的白色长发随风而动,道者抬起手按了发扬的刘海,往前走着,身型渐消。

一个日式的房间前,里面坐着一位男子,男子有着长长的白发,双目处蒙着一条白布,如玉般高挺的鼻子下是如涂朱的唇,紧紧的抿着,着一套白色长衣。虽看不到双目但直觉告知这是位美人,虽然用美人这个词不太好=。

玄关被拉开,一个狐狸似的生物出现在眼前,狐狸慢悠悠的走到他面前,趴下身子,尊敬的说:“审神者大人您好,欢迎来到这里,具体情况需要我孤之助的介绍吗?”狐之助颤抖着。

“不用了,吾……我已经从时之政府那里了解具体情况了”男子温和的回到,如玉雕般的手轻摸了摸狐之助的头便收手。压在狐之助身上的威压顿消。

狐之助发现了压在自已身上的压力已消使跳了起来,背对着审神者结巴的说:“大大人,请跟我来来”狐之助跑走了,男子站起来缓步走了过去,狐之助跑的很慢,男子也慢慢的走着,白色长发和衣摆随风而动。

走到一处玄关前,狐之助示意男子拉开玄关,男子拉开了只见面前摆着五把刀,狐之助在背后幽幽的说:“来,大人您选择一把做为您的初始刀吧~”

加洲清光、山姥切国广、峰须贺虎彻、陆奥守吉行、歌仙兼定……呀可都是日本历史上有名的名刀呢……选谁好……男子看着面前的五把刀陷入了纠结,不过很快的手指虚点了一把刀的位置,那把刀便飞了到了他手中,对狐之助点了点头,示意就是这把刀了,狐之肋开口:“是山姥切国广呀,那大人跟我去锻刀吧w”,男子甩了甩袖,刀便化做一位披着白布的青年,山姥切国广拉了拉头上的布,淡淡的说:“我是山姥切国广。受足利城主长尾显长的委托所打的刀。...是山姥切的仿制品。但是,我才不是什么冒牌货。是国广的第一杰作...!”

山姥切国广说完后便拉了下自已的斗篷,男子听后浅浅一笑。

“我是辰,以后请多指教”辰浅笑着,山姥切被这突来的笑容惊艳了下便又把斗篷拉下了几分,低低的说:“你在笑什么,果然是因为我是赝品的原因……”

“没有,我并没有因为你是赝品而笑,只是看着你这样子突然想到一些东西”辰摇了摇头解释道,这时狐之助开口了。

“审神者大人,该去锻刀了”狐之助看着这俩的互动用爪子扒了扒辰衣服的下摆。

“好”

辰跟着狐之助来到一个房间,里面有两个小小刀匠跪坐在地板上背后是火炉。辰想象了他曾经刚学锻刀时画面,顿时热的想拉开衣领。狐之助看着辰跳上他的肩膀,开口再次敦促道:“审神者大人?”然后狐之助和山姥切国广就看到审神者掏出一堆矿石,面前还浮出了个火团。

“∑审神者大人!你在做什么!!!”狐之助者看到辰正打算往空中火团里面扔矿石表示它受到了惊。

“当然是……”辰手里躺着块如白玉般闲泽透亮的石头,正打算将它投入火中时,听到狐之助的喊叫后突然想起件应该早已随着过去而消失的一段小小的记忆。这里的刀可不是这样煅的……想到这里手中的石头和地上的矿石半空的火团瞬间消失。

哎呀呀……好尴尬呢。

一点黑泥。

Kornblume:

“卧槽还有这CP”这叫感叹,这没什么


“XX和XX才是官配”这叫KY,不是开玩笑


在AB底下刷“BC党路过”也是KY,不是开玩笑


在BG向的CP底下说,B有没有女朋友没关系,有男朋友就好了,这是智障,腐癌晚期,建议给你自己一个重新投胎的机会


说句实话,你吃啥CP,我吃啥CP,我们互不相干,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世界大同多么美好;问题是你要到我吃的CP底下跳脚给你的“官配”加油助威,我并不能像名父亲一样把你原谅,我只能乱棒打死你


先撩者贱是永恒不变的真理,打死KY人人有责,望周知。




莲花君:



对不起大家,但是我心态炸了。

我这个人,体质很奇怪,老是萌上一些冷CP,然后没有粮。
冷CP是吧?没有粮是吧?
我无所谓的呀,没人搞我自己产,有我的地方就有粮。
我也不是什么十项全能,只不过有梗写写字,手痒就画个简笔画,有素材蠢蠢欲动剪个入门级的MV而已。
然后就有Ky闻着味来了。
我操你妈。
操你妈。
求求你们所谓的“官配”“热门”还有“对家”的粉丝放过我,我求你们了。
我萌个冷CP是刨你家祖坟了是吗?
神他妈“怎么还有这种CP”“这两个人好奇怪”“xx不应该跟xx在一起吗?”,你知道你这种言论发出来代表什么吗?
代表我想打爆你的狗头。
我觉得我真的是够宽容的了,我不爆发不代表我不在意。
我萌CP这么多年受这种委屈还少了吗?!
就拿今天重庆CT来说。
去你妈的Ky。
拿着我的周江本问我可是我是你逆家诶,要怎么办?
我当时,就跟吃了魔界花的十全大补一样。
但是我什么都没做,我就跟她摆摆手,说了个再见。
那两天我遇到了无数个Ky,我啥都没做。
然而我事后想想我当时怎么没用手边的可乐泼你们这群倒霉玩意儿的脸上呢?
这次默什MV的事情也是。
这个MV是当年艾默里克还没有那么傻逼的时候我做的,点击量不高,弹幕也屈指可数。
冷CP嘛,多正常。
然后还是有Ky闻着味来了。
操你妈。
你管Ky叫幽默。
操你妈。
我想富含幽默感的刨体一下你家祖坟。
我操你妈。

真的。
我不期望你们这些喜欢Ky别人的智障懂什么叫互相尊重,我就想请你原地爆炸。
谢谢。


像谁呢233333
【捂好自已的粉证】

可爱到炸裂!!!

突然想开个男审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