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我咯

素还真本命,素黑谈控勿入,活在企鹅,天雷日月海天擎书擎书净书水仙🙅和各种类型的书受钗受🙅不吃素风!偶尔写写脑洞来自嗨,文笔奇差T_T。此处为我的地盘,我爱怎样就怎样。

一个因梦而起的脑洞文【已完结】

梵天和擎海潮正在小树林急急而奔,突然锣鼓喧天金叶散落,伴随着诗号“揭者揭天道,天官降命来”一位头冠文武盔,手持玉卷旨,脚踏金乌履,宛若天官降世的神秘人物踏着奇异的官步来到他们的面前,同时一位身着红衣的黑发女子跟在后面开口唱到:“可怜的迷失的女性
沈沦情梦没有用
夜更深
只影孤灯
眼泪满盈
一事无成
看世情
男性的虚情
放弃思慕心
改变着软弱女人的本性
潇洒,向前开步,追求自我
爽快,行走江湖,笑看人生”
女子唱完后便手执弯刀,指向梵天他们,气氛顿时凝固。
直到一道童谣似诗号打断了这触之急发的气氛,“一月一,捡花衣。二月二,练大字。三月三,穿新衣。四月四,去考试。考一个状元郎,坐着马车平天下”
一位看似七八岁的孩童骑着孔明车出现在众人面前,见孩童出现女子放下弯刀并说:“小四你怎么来了”
“大姐头,你为虾米拦住两位前辈?”,四智武童反问到,但回答他的是头冠文武盔,手持玉卷旨的神秘人他说:“小四,大姐头看一页书前辈现在的样子有些不爽”
四智武童歪了下头,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说:“是这样吗?,那天官你凑什么热闹→_→”
天官赐福耸了耸肩无奈的说:“总不能让大姐头一个人上吧”
灵啸月一脸不爽的看着一页书,紧紧握着手里的无后弯刀,似要出手,那旁擎海潮看了身边的一页书然后便向灵啸月开口道:“姑娘你为何对一页书抱有如此大的怒意,难不成是一页书负了姑娘你?”
听了这话一页书和灵啸月脸都黑了,原先在一旁拌嘴的天官赐福和四智武童笑的差点满地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擎海潮前辈哈哈哈哈哈哈哈”四智武童笑的倒在天官赐福身上,天官赐福一只手抱着倒过来的四智武童,一边用袖子遮住面具,不过双肩在不停的颤抖表明了他笑的很开心,灵啸月转头看了眼他俩,查觉到杀气的四智武童和天官赐福立即停止了动作。
灵啸月按了按头,虽说她不在意但还是想把擎海潮砍了(╯‵□′)╯︵┻━擎海潮┻,不行不行擎海潮前辈不能动┳━┳ノ(°_°ノ)。一页书脸已经黑的跟他衣服一样,手已经抬起了,但转念一想还是忍了。
“擎海潮!!”一页书包含怒气的高亢声音响起,四智武童被这突然的声音吓到了直接抱住了天官赐福。
“拖延了许久时间,吾们还要赶路还请姑娘让开”擎海潮因为一页书的催促不想再浪费时间,毕竟还要找机会让一页书服下解药,毕竟这是素还真的愿望。
灵啸月眼神一冷,无后弯刀闪着冷芒指着一页书,对擎海潮冷淡的说:“你可以走,但梵天不行”
气氛再次因灵啸月之话而凝固,一页书怒哼一声,翻手起掌攻向灵啸月。
擎海潮正欲阻止时,天官赐福拦住了擎海潮,并说:“让大姐头出出气吧,外人不准参与。”一旁的四智武童早在情况不对就从天官赐福身上下来了,拿着一片不知道从哪来的西瓜坐在孔明车上,边看灵啸月战一页书边吃瓜。
擎海潮双眉紧皱并且手抚上自已的武器,天官赐福执着玉卷旨仍然挡在擎海潮面前。
擎海潮见天官赐福不肯让开,抽出剑便直接打了过去,此时战场被分为两半,一为梵天战灵啸月,他们打得难解难分,另一便是擎海潮与天官赐福之战,各自留手。
吃瓜观众四智武童把他的瓜吃完,擦了擦嘴便提起功力打向梵天与灵啸月之间,并说:“大姐头~好了好了,别为难前辈啦~”
突来的掌气打断了难解难分的战局,灵啸月听到四智武童所言后,不满的收回无后弯刀退出战场,天官赐福见此也退出战斗,和灵啸月一起走到四智武童面前。
梵天想要追击但被擎海潮拦住,擎海潮对着一页书说:“时间不早了,该去云鼓雷锋了”,梵天听后不满的化光而去,擎海潮对天官赐福点了点头,口型比了三个字:“素还真”,然后便也化光而去。
天官赐福看着他们走后,四智武童眨了眨眼说:“擎海潮前辈知道我们是谁了?”
灵啸月:“他应该只知道天官赐福是素还真,而我和你是谁他并不知道。”
天官赐福:“大姐头,一页书前辈没认出你?”
灵啸月:“看起来没有”
四智武童:“好了好了~我们快去办事吧~”
语毕,三人同时消失。
【完】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