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我咯

素还真本命,素黑谈控勿入,活在企鹅,天雷日月海天擎书擎书净书水仙🙅和各种类型的书受钗受🙅不吃素风!偶尔写写脑洞来自嗨,文笔奇差T_T。此处为我的地盘,我爱怎样就怎样。

三世1

友情提醒:脑洞文渣文笔,ooc严重!素还真中心,清水向,前世出没,已经便当的人出没,大纲是什么想到哪写到哪,更新缓慢不定期。【应该没有人看这渣文吧=。= 】
以下正文↓
第一章

“素小子啊!起来吃早饭了!”

琉璃仙境主人的管家,咳,好友——屈世途,他手里拿着一把出自他手的精美莲花柄拂尘,然后站在素还真的卧室前敲门。

里面的素还真一只手拿着自个的白发,一只手拿着一把木梳听到动静后回了句:“好友~待吾梳好头发就出去”

继续梳的时候,门被推开了,素还真从镜子里一看原来是屈大管家推门而入,不由得苦笑了。

“好友怎么进来了,难道是怕劣者跑了?”

“素还真啊……吾怕你梳头发梳着梳着秃了,所以吾进来帮你梳头发了”

“耶~好友怎么这么说呢”

“吾还不了解你?素大贤人”

已经穿好衣服的素还真在椅子上坐的十分端庄,乖顺着任由屈世途梳着他那白色长发,不一会屈世途就梳好了正打算给他带莲冠时,素还真从旁边的抽屉里随手拿出了一根玉簪,屈世途没想那么多,接过后帮他插上头发上。

素还真看着镜子里的自已然后对屈世途露出个十分杀必死的美丽微笑,然而早已免疫的屈世途一脸冷静的把他拉起来。

“走吧素还真!”

“好好,劣者这就去”

素还真一脸无奈的被拉了起来,屈世途才发现素还真的衣服有点眼熟,但愣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好友~怎么盯着劣者衣服看呢”

“素还真……这身衣服是?”

“唉呀呀好友还是别问比较好”

素还真微笑打着哈哈,屈世途有些不安但还是没追问下去,并把拂尘塞到素还真怀里。

素还真看着怀里的拂尘再次笑了出来。

多么美丽多么圣洁的笑容啊,然而那唯一的观众却被吓得后退一步,屈世途看着那笑容浑身冷汗,因为每次素还真露出这个笑容时铁定有人会倒霉,但现场只有他一个人所以那个倒霉的人可能就是他了,屈世途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快步离开,素还真见此笑了笑,然后便跟着屈世途一同而去。

他们终于去吃饭了

素还真优雅而快速的解决完早膳,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急勿勿的走了出去,屈大管家看着绝尘而去的素还真,叹声连连只能在后头认命的收拾。

“世事如棋,乾坤莫测,笑尽英雄!”

伴随一响亮诗号,某暴力金和尚,咳是百世经伦一页书踏入琉璃仙境客厅内,环顾四周却没见到那个邀他进琉璃仙境谈事的某莲花,正在这时屈世途从厨房走了出来。

“嗯——屈世途,素还真呢”

高亢的声音把屈世途吓了一跳,屈世途僵硬的转对上一页书那杀气满满的眼神,全身冷汗脑中回荡着几个字

〖素还真你害死我了……〗

让我们去看素还真去哪了

自琉璃仙境而出后清香白莲素还真便走入一处幽静无人的树林里,在他进入的瞬间,树林里铺天盖地的浓雾开始出现,伴随着幽郁的香味,不一会香味散去但浓雾仍在,从内到外的把树林吞噬。

诡异的是被浓雾吞噬的树林消失不见,像是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滴答滴答滴答,时针在转动

素还真走进树林,左顾右盼了下大致确认了方位,虽说树林被浓雾笼罩让人分不清东南西北,但对苦境名花,咳咳,苦境贤人素还真来讲分辩方向这种事小菜一碟。

然而……哪怕是睿智如我们的素贤人在这种情况下也还是迷路了,但素贤人镇定自若把拂尘甩至肩上,开口道:

“清香白莲素还真应约而来,还望能让素某前去一见”

语毕,伴随着清郁幽香的浓雾再度袭来,素还真合上双目,浓雾直接吞噬了素还真的身影。

琉璃仙境内

剑拔弩张,杀气四溢,咳咳咳开玩笑的。

“嗯——屈世途,素还真呢”出家人高亢的声音充满威压让人不禁胆寒,而直面这种威压的人不是一般人,他是琉璃仙境某朵人形莲花的管家——屈世途,但就算是他也不免浑身冷汗就是。

“吾也不哉素还真去哪了,他用早膳就出去了就跟哪个地方又闹幺蛾子要他处理似的”

“既然如此,那么吾便回云渡山了,素还真如若回来叫他上云渡山寻吾”

一页书转身,语调高亢的丢下这句话便化光而去,屈世途站在原地,抬头看着房梁良久,幸灾乐祸的说:

“素小子啊……你这回完蛋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