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我咯

素还真本命,素黑谈控勿入,活在企鹅,天雷日月海天擎书擎书净书水仙🙅和各种类型的书受钗受🙅不吃素风!偶尔写写脑洞来自嗨,文笔奇差T_T。此处为我的地盘,我爱怎样就怎样。

三世2

友情提醒:脑洞文渣文笔,ooc严重!素还真中心,清水向,前世出没,已经便当的人出没,大纲是什么想到哪写到哪,更新缓慢不定期。【应该没有人看这渣文吧=。= 】

以下正文↓

第二章

迷雾散去,素还真睁开双目,入眼所见一片莲塘,一朵朵荷花被微风吹的摇晃生姿,一片粉红一片碧绿,耳边传来幽远美妙的琴音,素还真寻音所看,只见一亭,亭内挂着紫色纱帐,纱帐有一白色身影正在弹奏古琴。

“已来到此处,便过来吧。”

素还真听到后微微点头,足尖一点便进入亭内,亭内那人白发如雪披散着,双眉将入发,眉间有一明珠,双目处被蒙于白布,一身白衣。

“久见了素还真”

白衣人声音如琴声般悠扬,温润如玉,素还真回到:“儒圣久见了”

儒圣停下弹奏古琴的手,站直身子微微偏头,像是在看那满池的荷花或是在看那蓝天白云,荷花香绕在鼻间不去,不知是这满池荷花还是旁边那朵人形莲花散发的味道,素还真静默不语,良久后儒圣打破了这沉默的气氛。

“素还真,伊觉得的吾是谁?”

“儒圣,你就是你”

“可伊就是吾”

“你并不是吾”

“素还真伊可是在否认吾?”

“今世只有清香白莲素还真。”

“…伊到是看的开”

“不知儒圣为何会出现在这?”

终于扯回了正题,素还真问出心中疑惑,文渊抬起袖子遮住他因听到素还真的话而脸上露出的笑意。

素还真看着文渊的举动一头雾水,文渊像是笑够似的放下手,然后指向一个地方。

“伊看那是何物”

素还真顺文渊所指的方向看去,在荷花盛放的地方上空出现了个时钟,素还真看了眼时钟又转头看了下笑意正浓的文渊,像是明白了什么。

“原来如此……”

“可是明白了?”

“如果是时间城动的手脚的话……但为何城主让你出现在吾的面前?”

“这个嘛……伊自已去问城主吧~”

素还真正打算问下去时,听见“嘶”的一声,眼前突然一片洁白,身体像是失去控制似倒下,意识渐渐远离。

文渊看着倒下的素还真,刚才浮在上空的时钟里的时针逆方向行走并发着白光,素还真被那白光笼罩后直接倒下。时针也在他倒下的那一瞬间停住,空间被撕裂出一个小小裂缝然后扩大,文渊蹲下身子,解下绑在眼睛上的白布,把它缠上素还真的手腕,伸手触碰已经晕倒的素还真的眉眼。

“祝伊旅行愉快”

文渊抓着素还真的手碗含笑着和素还真一起渐渐地消失,地上只余荷花瓣,人已不在。

上空的裂缝闭合,荷花全数凋零水干涸露出干裂的土地,亭子倒塌一副破败的景象,死一样寂静。

白光散去,素还真睁开双目,只见一片晴空,手一摸触到的是水,起身发现自已躺一块草地上,在自己身前便是块池塘。

这里是?

阳光刺目便把手挡在视线处,发现手腕上绑着一条白布,坐起身子,围顾四周全是水像是一片池塘。

突然觉得头发上多了些什么,往水面一看,只见头发被一个造型古朴典雅的儒冠束着,没被束起的头发披在身后,,身上的衣物变成了一套绣有祥云纹和凤鸟纹的白色儒服。是谁能在他不经意间换了他的衣服?

“这……不是文渊生前常着的衣物吗?”

正在素还真百思不得其解时突然传来脚步声,心一动便使了轻功往一旁躲去。

评论(3)

热度(2)